中国人民政府   吉林省人民政府   四平市人民政府
关闭

省直

区(县)

双辽市人民政府 梨树县人民政府 伊通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四平市铁东区人民政府 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政府

首页>英城警察>警察故事

四平市公安局   2019-05-05 09:50:00  
马冬梅:有过甜蜜、有过感动、有过惊喜、有过担忧,但唯独没有后悔!

今年39岁的马冬梅,是伊通县伊通镇第三小学教师,两个孩子的母亲。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光荣却又没有薪水,并且还要默默付出的“职业”——警嫂。她的爱人于建军,现任伊通县大孤山派出所所长。谈起二人风风雨雨14年的感情经历,马冬梅说自己有过甜蜜、有过感动、有过惊喜、有过担忧,但唯独没有后悔!

恋人的一束玫瑰打动了她

2004年6月,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马冬梅经人介绍与当时景台镇基层派出所任民警的于建军相识。她说,当时自己对于警察这个职业并没有太多了解,但最初打动她芳心的是于建军身上那套庄严又帅气的警服。“当时就是看着他穿着警服挺帅的,还很威武。”马冬梅笑着说,“那时候,他也是刚刚从警不久,工作很忙,但他总是想方设法多多抽出点时间来陪我。”

马冬梅一直记得,两人确定恋爱关系后,有一天下班,她在学校外看到了早已守候在此的老公于建军,手中拿着一束玫瑰。“真没想到,警察竟然还这么浪漫!”马冬梅回忆起这一幕时,言语中满是甜蜜的感觉,“当时虽然已经下班了,但是还是有不少同事都看到了,还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

婚后的他总是各种各样的忙

2005年6月,在恋爱一周年之后,于建军和马冬梅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就此,马冬梅多了一个身份——警嫂,两人的生活也从恋爱时的花前月下走进了柴米油盐模式。“他给我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各种各样的忙,不论是从做基层民警还是担任派出所领导,毕竟肩上的担子重了,不过换个角度想一想,哪个民警不是像他一样呢?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有些责任总要有人去担!”马冬梅想到这些,就有些释然了。

马冬梅说,于建军和绝大多数警察一样,越到团圆的时候就越忙。“尤其是节假日,他几乎都没有在家好好过一个节。”马冬梅感慨地说,“除了节假日忙之外,平时一旦有案子或者大型安保任务,他更是忙的不见人影,他有一次去北京执行任务,半个多月都没回家。"

他偶尔去接孩子放学让她都兴奋不已

即便是普通的工作日,派出所距家只有20多分钟车程,于建军也无法保证每天都回家陪伴马冬梅和孩子。

目前,于建军和马冬梅的双胞胎儿子正在读初一,从小到大,接送、照顾孩子的任务几乎都落在了马冬梅的肩上。“老大小时候的身体不太好,刚出生不久就因为生病不得不到长春去住院检查。”马冬梅说,“恰好那天他要去四平执行任务,当时我看着两个孩子,确实有点不知所措,毕竟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去长春不太现实,最后没办法,把我公婆找来在家照看老二,我才能带着老大去医院,其实每个警察家庭都一样,不只是妻子跟着付出,整个家族都需要承担很多。”等于建军从四平赶到长春市儿童医院时,已经是深夜,看着躺在病床上憔悴的儿子和疲惫的妻子,于建军满是愧疚。“好在当时的医生听说他是警察,知道他忙,所以额外给我儿子很多关照,孩子也很快就痊愈出院了。”马冬梅说。

马冬梅和于建军的孩子读小学时,就在马冬梅所任教的学校,几乎整整6年,每天他们上学、放学都是由马冬梅一人负责。“现在他们上中学了,偶尔他也会去接孩子放学,每次他去接孩子时,俩孩子都可高兴了,毕竟,在他们心中,警察也好、爸爸也好,都是英雄的‘角色’。”

警嫂组团“吐槽”丈夫但却不许别人说警察不好

在马冬梅看来,于建军是一个很不“守约”的丈夫,也不是一个“守约”的父亲。“当老师作息时间比较固定,每年还有寒暑假,很多次我都计划好,我们两个在假期带着孩子出去走一走,让孩子增长一下阅历。”马冬梅嗔怒道,“但每次爽约的,都是他!”

马冬梅举了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最近天气转暖,两个儿子想要骑自行车,但是自行车需要修理、打气,就这么普通的一件事,于建军竟然“拖”了一个多星期还没办完,到现在自行车还扔在车库里落灰。“但是他对于到派出所办事的群众,或者办理案件,可从来没有这么拖拉过。”马冬梅说。

生活中,马冬梅和于建军难免会有吵架拌嘴的时候。“我一生气就说,早知道警察这么忙,我就不找警察了,找个老师多好,还能一起休息。”马冬梅笑着说,“但是我说完了也后悔,毕竟他那么忙也是为了工作,不过我说他时,他也不反驳啥,毕竟,他可能觉得亏欠这个家庭的太多。”

马冬梅说,她身边好几个女同事的丈夫也是警察,闲聊时,几个警嫂的共同话题几乎离不开对丈夫的“抱怨”。“大家‘抱怨’的内容都差不多,总是觉得家里什么事情都指不上他们,他们谁都不亏欠,唯独亏欠家人太多……”马冬梅笑着说,“不过,虽然我们总‘抱怨’他们,但如果我们听说社会上有谁说警察不好,我们肯定第一个不同意,会站出来反驳,毕竟,在和平时期,警察是最危险的、付出最多的职业之一!”

她说自己唯独没有后悔成为一名警嫂

2016年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当天,于建军和同事对一名“经营”已久的毒贩展开抓捕时,面对被包围仍躲在车中负隅顽抗并打电话通知同伙的嫌疑人,于建军冲过去,一拳凿碎了车窗上的钢化玻璃。抓捕结束后,于建军发现自己的右手满是伤口,血流不止。“当时他回家没跟我说这么惊险的事,就是说擦破了点皮!后来我才知道抓捕过程这么惊险。”马冬梅心疼地说。

对于警嫂这个马冬梅从事了14年的“职业”,她有着自己的看法。“虽然有很多埋怨,但我仍然觉得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跟别人提起我丈夫是警察,我总是有一种自豪感。”马冬梅说,“这些年来我有过甜蜜、有过感动、有过惊喜、有过担忧,但唯独没有后悔成为一名警嫂!”

马冬梅说,作为一个警嫂,虽然承担和付出了很多,但是她觉得自己的付出都是有意义的。“我多做一些,帮他守好小家,他才能安心工作,守好社会这个大家!”马冬梅说。


[纠错]